致未来 [切换站点]
热门站点
行业分类
地区分类
好店入驻
微信扫一扫打开
入驻好店
发布信息
微信扫一扫打开
发布信息
行业信息  >  NFT  >  NFT元年”:海外疯涨,国内禁炒
NFT元年”:海外疯涨,国内禁炒
2021年11月06日 04:37   浏览:3894   来源:致未来

2021年9月,香港苏富比展出拍品,包括王家卫创作的首件NFT作品《花样年华——一刹那》。(视觉中国/图)

91秒,428万港币。

2021年10月,苏富比拍卖行在香港举行的秋季拍卖会上,王家卫首部NFT电影《花样年华——一刹那》拍出了上述价格。这部NFT作品源自电影《花样年华》的未播出片段,仅对外发售一份。

NFT是非同质化代币(Non-Fungible Token)的缩写,具有唯一性和非同质化的特点,架构在区块链技术之上,不可复制和篡改,也被称作“加密艺术”。天风证券在一份研报中写道,NFT可以映射实体收藏品等实物资产和图像,或者音乐、游戏道具等虚拟资产,核心价值在于“数字内容资产化”。

对于火爆的NFT市场来说,428万港币并不算高价。

2021年3月,Twitter创始人Jack Dorsey通过NFT形式,拍卖他在Twitter的史上第一条推文,共计五个单词,成交价291万美元。同月,美国数字艺术家Beeple的NFT作品《EVERYDAYS:THE FIRST 5000 DAYS》在佳士得拍卖行的拍卖中,更是拍出6935万美元的高价,约合4.44亿人民币,成为NFT市场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交易。

拍卖结束后,Beeple在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谈到,“NFT价格显然是一个泡沫。”

这场拍卖也让NFT在中国受到更多关注。中国NFT社区CryptoC创始人唐晗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:“今年3月份开始,社区用户数量增长非常快。”

2021年被认为是“NFT元年”,交易量呈爆发式攀升。

NFT数据平台DappRadar显示,2021年第三季度,NFT交易量达106.7亿美元,同比增长380倍。8月,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,单日交易额7500多万美元,约合4.8亿人民币,超过该平台2020年的总交易额。

对绝大部分人来说,NFT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。一个作品如何以NFT的形式呈现、又如何在市场流通?NFT为什么能在一年内爆发成了日交易额数亿元的疯狂市场?

“真实存在的数字资产”

“这些年一共花了上百万美元。”NFT资深藏家周啸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。

周啸是一家区块链公司的高管,负责投资金融项目。2017年,他开始对NFT产生兴趣,算是中国最早一批NFT收藏者。过去几年间,周啸已经陆续收藏了上千个NFT作品。

在业内,一般认为2017年开发的CryptoPunks(加密朋克)是全球首个NFT项目。CryptoPunks实际上是一个系列的像素角色头像,每一个都是一张像素点组成的头像,看上去就像是打了马赛克。加密朋克被应用在区块链上,可以进行流通转让。

周啸说,NFT诞生时几乎没有引起外界关注,买家的圈子比较窄,大部分是艺术家之间互相买,“如今频频在拍卖行拍出上千万美元的天价作品,当时(三四年前)的售价也就是几百美金或者几千美金。”

截至2021年11月2日,NFT数据平台Nonfungible显示,CryptoPunks是NFT史上销售额最高的作品系列,累计15.52亿美元,约合99亿人民币。2021年5月,佳士得拍卖行售出一组9个CryptoPunks头像,总成交价达1696万美元,均价188万美元。

NFT作品屡卖高价,也有人问周啸能否买他名下的部分作品,但他都拒绝了,没有卖出过一份,“我不需要靠这个来赚钱,本来就是消费。”

在传统观念中,碰得到、摸得着的实体藏品更可靠。花巨资购入只能进行视觉或听觉体验的NFT作品,为了什么?

“我们体验到的东西,不管是视觉,还是亲手抚摸的触觉,它都是真实存在的。”周啸解释,“这不是虚拟世界,而是数字世界,虚拟跟数字不一样,它不是由原子构成,而是由代码构成,NFT是真实存在的数字资产。”

多年来,李静都在从事区块链的研究工作,也较早了解到NFT领域。因为对日本机器人动画高达感兴趣,她花了十几万元买下了一款限量版的NFT高达作品,放在NFT钱包中。她也把作品截了图放在手机相册里,有事没事就翻出来看看。

“NFT是信仰和精神寄托,很多人都比较疯狂。我买了高达之后,也觉得很好看,而且收藏的是全球限量版。”李静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。

除了成为寄托,NFT也在逐步成为一个新的社交凭证。

高源是一家NFT交易平台的商务负责人,他在整理平台用户画像和运营社区时发现,超过七成用户年龄在20岁至30岁。

“我之前以为,大部分用户是因为关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,才了解NFT产品,但实际上很多用户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区块链、加密货币,还是会买NFT。”

高源解释,“这说明NFT已经‘出圈’,变成了一种社交凭证,你用这个头像,我也用这个头像,会觉得大家是同一类人,类似于多年前的高尔夫球场会员卡。”

但在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看来,中国的NFT具备一定特殊性。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目前国内主流的NFT发行平台中,买家对NFT享有的权益主要有三类:一是可以在该平台看到区块链查证信息,包括底层作品信息;二是象征性展示,截图在社交媒体上分享;三是购买NFT后须持有一定期限,方可赠送给该平台的注册实名用户。

肖飒解释,“在国内主流NFT发行平台的语境下,持有人对NFT本身不享有所有权,而是享有某些权益,既是证明其对NFT对应的数字艺术品副本所有权,也是NFT持有人对合同相对方随时行使欣赏、聆听、下载等权利的一种凭证。”

国内玩法与海外不同

如今,一张图片、一幅画作、一部电影、一首歌曲,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,都可以变成NFT作品,这个过程被称为“铸造”。

在OpenSea等国际NFT交易平台上,用户可以自行上传作品,将其铸造成NFT作品,没有审核,只需要支付部分铸造费用,就可以在平台转售。但在中国各类NFT交易平台上,普通用户一般无法直接上传作品,平台方会提前和IP方或艺术家沟通上架什么样的产品,并且需要经过审核。

这种区别源于应用技术的不同。OpenSea等平台基于公链,中国的NFT交易平台,如阿里、腾讯旗下产品,主要基于企业的联盟链,联盟链与联盟链之间互不连通。

腾讯云金融业务中心区块链首席架构师敖萌撰文表示,如果把区块链抽象出来看作一个整体,那么对于公有链来说,是有了一个人人都可以连接、都可以读写的账本,通常也被称为“分布式总账”。而对于联盟链来说,是在企业联盟内,每个企业都会连接到这个链上,上传或下载信息。

张之千所在的公司,为中国一家头部NFT交易平台做数字艺术品代运营服务,负责对接沟通IP方及艺术家,帮其进行平台设计等工作。十几年前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,张之千就开始从事数字雕塑等数字艺术领域方面的工作。

他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,团队里大部分成员都是美院毕业,拥有较强的绘画功底,判断作品上不上架的核心因素,还在于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。

一般来说,NFT作品可分为两类。一类是映射系列,即创作之前,就已经有对应的产品,比如前述王家卫的NFT电影、NFT高达等。另外一类是原生系列,即通过电脑软件等方式制作的NFT作品,例如CryptoPunks头像。

上架产品前,NFT平台还需要注重版权,规避艺术家抄袭带来的风险。张之千解释,“比如没有拿到授权进行的动漫二次创作,我们基本上都会拒绝上架,肖像类作品也会比较慎重。我们也会拿部分作品到对应的网站进行图片比,看看它是不是原创。”

为了规避版权风险,高源所在的交易平台也较少和个人进行合作,更多选择公司客户,“即使出了问题,抗风险能力也更强”。

上架之前,作品还要被多次审核。张之千解释,涉及色情、暴力、血腥等内容,都是不上架的。“代运营公司会有‘一审’,然后发到其他的代运营公司进行‘互审’,互审没有问题再发给平台方,让平台方去做‘终审’。”

审核通过后,才可以上架和发行。一位NFT业内人士透露,发行一份还是限量多份、如何定价,主要还是看作品质量及作者的知名度。比如头部艺术家的作品,或是著名博物馆美术馆制作的作品,可以发多份,价格也偏高。

火讯财经创始人龙典是区块链的资深研究者,曾出过一本行业研究的书籍。2021年,龙典写了一首音乐作品,并通过交易平台将其铸造成NFT作品。

“有一家公司花了几万块买下了这首NFT的音乐作品,打算把它拆成若干份,用9.9元/份的价格进行售卖,但再度拆分后售卖的收入就和我没有关系。”龙典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。

多位业内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,艺术家或IP方的NFT收入一般为两个模式。一种是买断,交易平台向艺术家/IP方支付一笔费用,作品再卖出的价格与他们无关;另一种是分成,交易平台先向艺术家/IP方支付版权费,作品售卖后双方再按一定比例分成。

如果是OpenSea等平台,每次流转交易后,原创作者还可以获得一定的版税收入。但目前中国的各类NFT平台并未开通用于交易的二级市场。

           

原生类 NFT 作品,《王的肖像》。(受访者供图/图)

缺好作品

2017年之前,中国已有艺术家开始做后期类的数字化作品,如图片的多次剪辑、数字影片的蒙太奇、数字雕塑等。但当时没有区块链技术,也没有明确数据和艺术之间的合作形式。

随着NFT形式的确定,部分艺术家的创作理念也发生了变化。

2018年,周啸开始长期收藏一位摄影艺术家的NFT作品,并关注他的动态。他发现这名艺术家的创作风格开始变化,“一开始他是将已经拍好的作品铸造成NFT,随着他开始学习加密技术,又开始和加密社区的工程师们合作,做出了一系列真正代表加密社区去中心化精神的NFT作品。”

一名NFT从业者说,“非常鼓励艺术家创作原生数字艺术品,它们算是严格意义上的数字艺术品。已经形成的IP或者艺术品再制作成NFT,只是利用了区块链这一手段。”

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各类NFT交易平台中搜索发现,大部分是已经形成的IP或艺术品,原生NFT作品较少。但在OpenSea等国际平台,布满了各种原生NFT作品。

高源解释,“国内平台和国外平台有不同的文化需求,海外可能更多是原生艺术品,它对于IP或者说固定的形象,没有特别强烈的文化归属感,但是国内用户不同。”

他举例,自己所在的平台今年发布过有关西游记IP的系列作品,销售效果出乎意料,“大概四五幅画,一幅画发布888份,每份99元,没想到很快就售罄。”

2021年,随着NFT概念走向大众视野,越来越多的IP方和艺术家都在考虑发行NFT作品,但对整个流程并不清楚。

张之千形容,参加行业展览的时候,好多人问他,自己的作品是不是可以做成NFT?“我们接触到一些顶级的艺术家,他们相对保守,还没完全进入到这个市场里来。而另外一部分艺术家的画甚至达不到高考考艺的水准,画人连最基本的比例都有问题。出于对藏家负责任的角度,我们还是迫切希望有更好的作品能够在平台上曝光。”

严禁炒作

2021年10月,腾讯幻核、阿里旗下蚂蚁粉丝粒等NFT交易平台陆续去掉了“NFT”字眼,更名为“数字藏品”。

一位接近阿里该业务的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此次更名是出于合规因素考虑,比较早就已经在推动更名事宜。

腾讯也在更名时对诸多媒体表示,一直致力于在合规框架下落地数字收藏品业务,严禁炒作行为,旗下数字藏品的业务逻辑与海外不受监管的NFT业务的内在逻辑和外延完全不同。

2021年9月15日,中央人民银行联合其他九部委发布《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》,明确虚拟货币业务属非法金融活动,将进行严厉打击。

OpenSea等国际NFT交易平台可以通过虚拟货币进行支付,中国的NFT平台则需要通过法定货币交易。与此同时,中国的各类NFT交易平台也没有开通用于交易的二级市场,不同联盟链之间也无法互通。

肖飒分析,国内卖方对NFT的流通作出了限制,一是国内NFT采取限量销售模式,数量有限,以此提高产品的稀缺性;其二,国内生成并流通的NFT金融属性弱。

例如阿里旗下NFT交易平台蚂蚁粉丝粒规定,需要持有数字藏品达到180天后,才能进行转赠。

无法在二级市场交易,有用户试图通过拍卖平台突破限制。2021年9月24日,阿里旗下蚂蚁链发布公告,有用户在拍卖平台发布“亚运会火炬”的相关竞价处置信息,附以数字火炬藏品的详情图,混淆了数字藏品和实体火炬的差异,对买家造成误导,涉嫌欺诈,平台已下架对应违规商品。

未来中国的NFT平台是否会逐步开放交易功能?

肖飒解释,根据现有法律法规,如果想要在正式的交易所开放NFT交易,交易所须经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,或者取得国务院、国家金融管理部门批准,获批的难度也非常大,“在现实情况中,NFT作品的交易场所往往不具备这样的条件,其合法流通会受到限制”。

10月31日,国家版权交易中心联盟、中国美术学院、蚂蚁集团、腾讯等机构共同发布了《数字文创行业自律公约》,将抵制任何形式的以数字文创作品为噱头,实质发行和炒作虚拟货币的行为;抵制任何形式的数字文创作品价格恶意炒作,防范投机炒作和金融化风险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周啸、李静、高源、张之千为化名。)

南方周末记者 吴超


头条号
致未来
介绍
推荐头条